雨落霖铃

一条咸鱼,不否认是鬼骁的迷妹。

挖地挖到44层王点,堀川小天使先被戳了一枪,然后兼先生被戳了一枪爆了真剑,小天使也跟着爆了……
“因为兼先生是那样的性格,所以我本来不想生气的!”
是因为兼先生受伤才生气啊……好的,好一口狗粮。
还有拿誉的“兼先生,我做到了!”
~( ̄▽ ̄~)~

突发奇想截了PV的图……当时看来没什么,现在……约克城连完整照片都没有。
第二张晚上不要看。我尽力了。

【全员向】他们喝醉了会怎样

•如题,一个脑洞。或许我终于回忆起了我是个文手(别信,这是段子)。
•躺在床上脑补后激动的跳起来把它撸了出来,懒得管的地得的问题,见谅。
•喝的大概是假酒。

封不觉
躺在地板上,倚着沙发,呈葛优瘫状。并且嚎着《贵妃醉酒》。
抓住路过的人的裤脚,眼神含情脉脉:“陛下,再来一杯吧~”

黎若雨
坐在桌边,手中紧攥着酒杯,用眼神盯得人发毛后憋出一句:“干!”(东北话,喝完的意思)

王叹之
彻底化身大型犬,或者直接黑化。
这里自己脑补三千字小三轮啥的。

古小灵
一只脚踩在凳子上,豪迈地灌下一瓶酒,举着空瓶高喊:“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絮怀殇
女神有作者的迷妹光环护着,不会喝醉!(明明是想不到)

狂踪剑影
一脸耿直地坐着,别人说话就认真地点头,顺便递上一杯二锅头给人润润嗓子。

湿婆
化身居委会大爷(稀有物种啊),拉着人的手跟人拉家常,调解夫妻情感问题,不解决点问题不让你走。

不怕
拉着任何一个视线里的人灌酒。
大体方法是拿着酒瓶子就怼,还贴心的拍着人家后背怕人家呛到。只是不怕妹子,你的手劲……!?

鬼骁
未成年人不许喝酒!(但还是写出来证明我记得他)

梦惊禅
难道平时看到的不是喝醉的状态?还想怎样?

赤铁
抱住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棱风先生的大腿哭诉翼天天让他干活又不给他钱烫头。(不妨猜猜这是哪来的脑洞)

就这样了,也许以后还会补充吧。
观众大爷们不给红心蓝手至少来个评论啊!

发现一个好大的彩蛋,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看出来……

【封吞】星轨

·送给赤无的星空使魔设定,拿了头像意思意思。  @赤无帅帅帅_电脑坏了
·蜜汁高产。
·就是个片段,超级短!

         ——封不觉一度认为,世界上最美的莫过于星空。
        无尽的黑暗永远都是令人神往的,哪怕它太过深邃。他曾亲眼目睹过多少同伴义无反顾的冲向了黑暗中,虽然最后的结局总是千百年后渺无音讯,可一代代的人坚持着飞蛾扑火——或者用精卫填海更恰当些,他们不是正像是被投入深海的石子吗?
        可他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就算一去不复返的人再多,也无法抹灭众星的丝毫辉光。
        星辰或疏或密地铺陈在黑暗中,散发着不尽相同的光芒。那光芒穿梭过无数光年落入眸中,依然比碎汞还璀璨几分,驱散了无尽黑暗的恐怖与压抑。也只有这时才能发现,其实每片黑暗都不同。它们行走在自己的轨道上,秩序井然,如此渡过的时光要以亿年做单位。一圈圈不可见的轨道汇聚成星系,以致更广远的星座,星宫,星河,星海。
         它们每颗都独一无二,可距离使它们看上去没什么不一样。最与众不同的是流星,虽然为了一点点与众不同它们需要燃尽自己。也许让他心迷神醉的,正是这一点。
        ——直到某天,他遇上了那个孩子。
        可能也算不得是孩子,不过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他都带着几分孩子的天真和稚气。所以,姑且这么称呼好了。
        他们的相遇纯属偶然。那时候封不觉无所事事,出门闲逛时,看到了让他难以忘怀的一幕。
        那是一颗早已荒废的星球,钢铁铸成的林立城市逐渐被锈迹蚕食。只有伫立在城市边缘的黑塔依然完整,寂静,廖落,直到那天被星光点亮。
        那个孩子坐在塔顶,手中捧着一片小小的星空。丝丝星线从他手中生出,从背后的黑暗一直通向遥远的宇宙深处。封不觉抬头看时,一颗流星沿着星线坠落。
         一直到现在为止,那份景象依然贴着“不可思议”的标签,被封不觉珍而重之地收藏在思维殿堂中。
        星辰的轨迹不是看不见的吗?
        我看得见。那个孩子这样说的时候,稍微歪了歪头,一缕柔软的红发垂到了他脸颊边。
         我是鬼骁,是这里的星空使魔。
         我是封不觉。他说着,忍不住伸出手拂开了那缕红发。

【全员】嘿,你吃不吃糖?

·一包毒糖引出的新年贺文(段子?),感谢群里大家提供的各种各样的糖。新年嘛,肯定要甜?
·全员向糖拟,括号多到爆炸。顺序除了主角放最前面,其他就是想到的顺序,没别的意思。

       

        各位朋友过年好!在这里谨代表梦公司全体员工祝您鸡年大吉(没有吧)。同时我也向大家透露一条新闻——我们要进军糖果产业(继续搞事情)了!一大波奇妙糖果正在靠近,确定不来尝尝吗?       

名叫【封不觉】的榴莲糖
         非常奇怪的一款糖果,第一次吃大概率受到【逻辑强暴】,具体伤害视食用者的三观正直程度。味道上……有人喜欢的不得了,也有人完全接受不能。吃的时候,散发出的味道会吸引后面那部分人的仇恨。还有些奇妙的效果,比如吃完小概率得到(中二)料理技能的加成,也可能变成非酋,或者作家吃了会情不自禁的外出取材……不过虽然奇奇怪怪(gay里gay气)的,但还是非常吸引人……这大概就是种莫名其妙的,个人(糖)魅力吧。

名叫【吞天鬼骁】的跳跳糖  
       比起上面那款似乎正常了一些?(并没有)很可爱,很可爱的一款糖,不过依然具备跳跳糖的基本属性。而且,特别能蹦哒。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会变成红色,不是品质问题,口味也不会改变,请放心食用。可能引起怕鬼的副作用。以及吃完变中二也不是品质问题,我们不支持退换货。当然啦,谁舍得那么可爱的糖呢?

名叫【王叹之】的牛奶巧克力
        明明可以靠颜值偏要靠味道的一款糖果儿。绝对比壕专属的费列罗好吃,而且价格特别亲民!香醇的牛奶,丝滑的巧克力,给您如沐春风般的感受。据说因为很白,吃了能偷渡到欧洲?(抽卡必备)还有一定几率获得高富帅buff哦!甜蜜温和的牛奶巧克力,这种诱惑谁能拒绝呢?

名叫【古小灵】的水果硬糖
        甜甜的水果糖,色彩缤纷,口味齐全!晶莹透明的外形,酸甜怡人的味道,惊喜满满的果酱夹心,给您初恋般的感受。(没错和上面一个格式,嘿嘿嘿)坚硬的糖衣化尽,浓郁果酱绽开的瞬间,让您永生无法忘怀!不过这款糖果如同古灵精怪的少女,有可能带给您一点点小小惊吓哦?

名叫【黎若雨】的花生糖
         一款经典的花生糖。据说本来计划里会有漂亮的印花,可是最后成品外表倒是很朴实?(人家是靠气质取胜啦)不过!味道可没打折扣!精选花生,粒粒饱满,醇香浓郁。虽然外表坚硬,内心却软得可爱?传说还有可能获得气质加成哦!

名叫【絮怀殇】的棉花糖
        柔软云絮般的棉花糖,拥有梦幻的外表。甜而不腻,最受人喜爱的一点是吃多少都不会胖。还未上市就有了大批拥护者,在试售时甚至有自发组成的护卫队保护。与【封不觉】曾有一场激烈的人气之争。粉丝爱称“絮女神”。

名叫【才不怕呢】的棒棒糖
       巨大的棒棒糖,是甜甜的草莓味,而且特别……硬,据说已经超过某军工产品弱鸡亚。真的能当锤子用。有了它,就再也不用怕什么了……吧?

名叫【梦惊禅】的酒心巧克力
        巧克力不是重点。内含的酒心一般人一颗就倒。可能附赠烟和假发,烫出了犀利发型那种。(抽喝烫三全)有种奇怪的沧桑感……会让人感叹人生。

名叫【步天歌】的星星糖
        让你飞上天的星星糖。目前刚刚研制出来,信息很少。

名叫【湿婆】的传家宝糖
        就是那种巨大的吃不完的传家宝糖,很可靠哦。内含八种不同的口味。(奇怪,为什么是八种?)让人有着一种依恋感。妹子们,找男友不如买颗糖?

名叫【狂踪剑影】的咖啡糖
        一款貌似很常见的糖,但这款,特别……撩?明明应该是沉稳的咖啡,却有着如火的热情。据说吃下去会让人战力暴涨,但是相应的,在面对女朋友时会毫无还手之力。

名叫【root】的牛奶糖
        泛着金属光泽的牛奶糖,不过味道很软很甜哦。在不同的光照下会显出不同的光泽,味道也略有不同,有时还会有形似蝴蝶或雪花的图案出现。目前有十五种已知状态。

名叫【二十三】的脆皮软糖
        外皮脆脆的,有软软的糖心,非常受人喜爱哦。据说在此前还没有任何一种与它相似的味道,这种“未知”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名叫【link】的拐杖糖
        有一种莫名其妙绅士气质的拐杖糖。外表倒是相当美观,配有精致的小领结和礼帽,很像是谦谦君子。实际上……谁知道呢?

名叫【艾德】的橡皮糖
        可以捏成各种形状的橡皮糖。奇异的是,最后总会慢慢恢复成类似史莱姆的球形。经常被认为需要突破瓶颈,不过讲真……只是个颈吧!

名叫【棱风】的薄荷糖
        清新的薄荷糖,总能让人联想起学生时代的男神。名字有点怪,大概就是让人感觉很清新吧……在生产过程中差点夭折,所幸最后还是问世了。有个名叫【赤铁】的兄弟款,尚在研制中。

名叫【赤&青】的双球棒棒糖
        上下一样大的双球棒棒糖。单球偏小,而且“赤”太甜,“青”太淡。不过放在一起却意外的超级美味……两种味道原本径渭分明,却能在味蕾上完美交融。这种奇妙的羁绊,正是它吸引人的地方。

        嘿,朋友,你吃不吃糖?


彩蛋:
名叫【太太】的汽车糖
         一种怪怪的糖。形状各不相同,有的甚至是小三轮……味道有种淡淡的肉味,但是原料绝对没有肉。有的放在地上会自己翻。

【封吞】最终兵器计划(上)

·贩罪Evolution背景,大概后面其他人也会冒个泡。
·封吞不拆不逆,虽然目前也不是很明显?
·一股考场作文的矫情劲儿,场景瞎编的,不辣到诸位的眼睛就是万幸。
·求评价!催更不用客气!插旗一时爽拔旗火葬场啊!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封不觉有着二郎腿,用手中的笔敲了敲桌面,问道:“有什么特别的,想说的吗?”
       他的面前是一间实验室的模样,墙壁由不计其数的设备仪器组成,将它们彼此连接的电路复杂如人体神经系统。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中心处的金属舱,所有电线都由它开始延伸,远远看去,竟像是这巨大实验室的心脏……
       坐在金属舱中的红发少年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答道:“……没有。”他的声音里满是倦意,这是过量的镇静剂正在起效的标志。
       “好吧,我的观察对象说他心很累,什么都不想说。”封不觉在纸上随便划了几笔,然后站起身来,在少年头上揉了两下:“又是无聊的一天吧?该睡觉了,鬼骁。”
       名唤鬼骁的少年闷着嗓子“嗯”了一声权当回答,也不在意自己被揉乱的头发,乖乖的闭了眼。
       “晚安。”封不觉搬开椅子,退后两步让他头顶的金属舱门落下。自检自动开始。实验室中,数据在屏幕中飞速流过。待到所有安全自检都完成后,封不觉伸出手敲了敲舱门,低沉的回响接近人耳所能捕捉的最低分贝。
       “真是夸张的防备。”他仰起头来,将整间实验室收入眼底。荧光屏发出的幽暗光芒照得他的表情阴沉莫测。


       鬼骁再睁开眼时,看到的却是他此前从未见过的风景。
       他正坐在一辆轿车的后座上。车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乌云有些重了,月光也朦朦胧胧的。但城市本应是没有黑夜的,遑论这片举^世闻名的大西洋城。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比星星耀眼的多,闪烁着的光芒照亮了喧嚣的人流。鬼骁能看到他们脸上的神情,微笑的,忧伤的,平静的,愤怒的,更多的是麻木的。他们的嘴开开合合,吐出的音节被夜风均匀的打散了,已经拼凑不出原本的含义。
       “看左面。”坐在驾驶位的封不觉出言提醒。
        轿车正驶过一条环湖公路。他们的右侧是城市繁华的商业街,左侧是一片湖。湖水不算很清澈,也看不见游鱼,可那真是很大的一片湖,出现在城市中相当出人意料。不过,鬼骁是不知道这点的。由于他的状态并不算很稳定,他大多数时间都被关在实验室中,偶尔去过几片偏僻荒地,此前并没有到过城市中——Ω级变种人在城市中失控可是一点也不好玩的。
       湖面倒映着对岸的万家灯火,在有风的时候会泛起鱼鳞似的涟漪,一片接着一片,灯光在湖水中明明灭灭。湖中城市的倒影比实物暗淡几分,由深处的一片黑蓝过渡到岸边被染成淡灰蓝的楼房,少了几分辉煌,却分外的深邃。
       应该是很平凡的城市夜景,可若是第一次见,也足够震撼。
       红发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外面的世界,不自觉地整个人都贴到了一侧车门上。封不觉从后视镜看到,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凑到了窗边,神情懵懂而企盼,一双眼眸中映着万千星火,是从未有过的璀璨。那双眼眸向来都是平静、甚至死寂的,带着几分倦怠,像一片死水。可此刻像是有九天银河流入了这片死水中,漾起的微澜都带着点点星光。
       大概所有的人都会对美好的事物心生仰慕,小孩子也好,老人也罢,或许在此情此景下都会是这样的神情吧?——何况他本来就算是个小孩子呢。
       等待红灯时,封不觉敲着方向盘,这样想着。
       车停在了一所洋馆门前。今夜,这里因为一场舞会而格外热闹,进进出出的侍者,穿着西装的名流,提着晚礼服裙的女士,纵然每个人都彬彬有礼也仍显得有些混乱。
       封不觉和鬼骁都换上了西装,用不知哪来的邀请函混了进去。封不觉紧紧拉着鬼骁——不然他恐怕一下就跑到了取餐处。
       大厅内自是金碧辉煌,分贝极低的人声被回荡的悠扬音乐声掩盖,一同弥漫的还有女士们各色的香氛气味,虽然不至于呛得人打喷嚏,却也让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的两人有些头昏脑胀,尤其是嗅觉灵敏的鬼骁。
       “我说——”被拉离了餐桌的鬼骁分外不满,“赶紧交代任务,我还想蹭两口饭吃……”他甩了甩被强行梳顺的长发,心情糟糕透了。
       封不觉脸上挂着温文的笑,正向一位穿黑色礼服裙的女子致意。他闻言,抬手给焦躁不安的少年顺了顺毛,就着那分笑意道:“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另一只手腕上戴着只不起眼的手表,此时正闪着微光。
       鬼骁不满的瞪着封不觉,想找个词来腹诽他,可惜他贫乏的词库里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就在鬼骁快要失去耐心时,洋馆的门又被推开了。然而这次进门的不是哪位社会名流,而是一名行色匆匆的侍者。只见他快步行到这次舞会的举办者面前,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早在那位侍者进门时,封不觉就轻轻捏了一下鬼骁的掌心,示意他注意。鬼骁注意到那位腆着啤酒肚的举办者闻言后神情微变,立刻向身边人道了句失陪就转身上了楼梯。
       “这就是你等的时机喽?”鬼骁自然不傻,他看得出来这种异状与他们此行的目标相关。
       “差不多吧。”封不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松开一直紧拉着他的那只手,“悄悄的,别弄出什么动静。”他摸了摸少年此时梳得格外整齐的长发。
       鬼骁没应声,他默默地走向了楼梯。
       封不觉目送着他拾阶而上,红色的长发在笔挺的白西装衬托下格外显眼。楼梯两侧有着隐秘的光源,不算刺眼,却照得白色的理石台阶一片皎然。光芒璀璨,乐声悠扬,在那一瞬间,封不觉竟恍然觉得那是通往天国的阶梯,而他正一步步的走向圣灵之地。
       ——明明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啊。


       鬼骁趁没人注意,从二楼的舞池拐进了一条走廊。人们沉醉于辉煌的灯火,却没人注意到阴暗的角落。
       他并不知道目标身在何处,但他能感觉到哪里有人。此时洋馆中的人都集中在一楼与二楼的舞池,只有少数几名警卫仍在走廊里来回巡视。除此之外,三楼有一个静止不动的气息,那应该就是那位上了楼的举办者。
       他一步步地迈向走廊尽头的楼梯,地毯吸收了所有可能引起注意的声音。封不觉解决了监控,他只需避过警卫的巡查。洋馆中的警卫还算警惕,可惜都只是普通人,对于鬼骁来说避过他们并不困难。如果躲不开,鬼骁也不介意干掉他们。
       比如,现在。
       鬼骁贴着墙壁站在拐角处,静等着警卫自投罗网。“五、四、三、二……”他无声地数着。下一瞬间,他一步迈出,躬身出拳,狠狠地打在了警卫的腹部。这先声夺人的一拳直接让警卫在没看清袭击者时就失去了意识。他扯着警卫的领口将他扔进了旁边的一间房间中,虚掩上门,心情颇为舒畅。
       接下来的路上没有了阻碍,他走到感知中举办者所在的房间,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
       随之而来的是“嘭嘭嘭”的数声闷响。
       声音低沉莫辨,鬼骁却在瞬间就想到这是手枪击针撞在子弹上的声音。不屑的情绪油然而生,他左手仍未从门上离开,抬起右手在身前迅速一抹。这种应对如同笑话一般,可已经打空了子弹的举办者却笑不出来。
       他的手在空气中抹开了一道黑色的痕迹,在举办者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黑痕如同某种光线极速扩散,在鬼骁面前形成一片悬浮的黑色屏障。幽深的黑色仿佛连光都能吞没,自然也能吞没面前袭来的子弹。
       本能夺走他人性命的子弹消失悄无声息,在幽深的黑色中没有激起任何回响,甚至一点点涟漪。然而最让举办者惊恐的,不是他的能力,而是他的反应速度。举办者身为贵族,对能力者也略有知晓,他知道有些能力者不会被子弹杀死,却没听说过存在着反应速度快过子弹的能力者。
       “无知。”鬼骁挥手散去了眼前的屏障,露出一个夹杂着些许鄙夷的冷笑。他不止一次的面对过这种情况,不过从前对手都是能力者,来自反抗组织的、强级以上的能力者。他看出了举办者的惊疑不定,自然也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机会——等到他反应过来大声呼救可麻烦了。
       “你逃不掉了。”鬼骁再次抬手,并指为刀,“所以,就请你用你那卑微不堪的生命见证……”手刀斩落,但这次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然,就在举办者狂喜的笑容刚刚绽开时,鬼骁的后半句话重重落下:“何谓——最强!”
       狂傲的宣言带起一片混乱的能量流,席卷在房间中,却没有波及到任何事物。当然,这个任何要将举办者排除在外。在他背后,沿着鬼骁手刀斩落的轨迹,黑芒蔓延,如凶兽饕餮张开的巨嘴,刹那间就将他吞噬。在举办者的最后一片衣角也落入黑芒中的瞬间,房间内风平浪静。
       鬼骁扫视过已空无一人的房间,无声地关上了门,转身退去。
       在鬼骁发动能力的一瞬间,封不觉低头笑了笑。他从兜中掏出了手机,录入了“任务完成”四个字。
       页面上显示的是“悲灵笑骨”。回信在下一刻就已送到,很简短的消息:“团长,有个大——新闻!”仅看这一行字,便能想象出对面悲灵兴奋的语气。
       “地狱岛被攻破了!贾维顿失踪,天都那边可紧张坏了。”消息一行行的刷出,“现在鬼骁可是他们手里唯一一个Ω级变种人……”
       “看上头的意思,'最终兵器计划'会加快进度,还会有其他人介入……”
       “那个叫'逆十字'的反抗组织很厉害嘛!”
       “我可不想和那群老古板共事啊?”
       封不觉按灭了手机。他神情稍显凝重,右手的食、中二指按在眉心,顺着鼻梁缓缓滑下。片刻后,他长出了一口气。整理完思路,他重又换上了那副温文的笑容。
——————————————————————————————
几个不影响主线但我就是想说的设定:
1.两人相处的时间已经四五年了,所以有种老夫老妻(什么鬼)的感觉。
2.鬼骁的西服是觉哥帮忙换的。
3.完全私设:鬼骁的能力叫“吞天”(对我拆了他名字),属于秩序破坏类。
4.觉哥的手表的作用是干扰信号,他用这个解决了监控。

我不当咸鱼啦!

不要脸的蹭个tag。
如题,期末我可能是没跪,所以,假期约吗?(bushi)
穷到卖脑洞。想的太多但想不好写哪个,所以干脆推锅让读者老爷们自己挑(手动滑稽)
预警:cp全是封吞。文笔可以不用期待。更新慢如龟爬。OOC不可避免。

1.《我的妹妹不可能是这个画风》 高中生鬼骁X小萝莉封不觉 现代架空
——“我直到十七岁生日那天,才知道自己有个妹妹。”
写下这个标题的我如同变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对就应该有个清奇的画风?

2.《最终兵器计划》 研究员封不觉X变种人鬼骁 贩罪Evolution组织设定
——“你终归也是个人,不对吗?所以,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我赌五毛你们没几个记得这个组织的。内容和标题一样中二。

3.《黎明》 丧尸皇封不觉X人类鬼骁 末世设定
——“我是什么人?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标题随意起的,内容保证甜(虽然好像很难)。不觉得这种蜜汁身份很带感吗?

4.《回归》 狩鬼者封不觉X真的成了鬼的鬼骁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很迷的设定
——“我想,他不会再回来了。”
昨晚做的梦。规模宏大气势磅礴世界观喂狗。总的来说我真的挺喜欢这个梦的情节。

5.《对面的家伙猝不及防就是一口糖塞过来》 人妻(呸)甜品店店主封不觉X又是学生的鬼骁 现代架空
——“要不要尝尝我最新研制的惊奇口味梦魇黑森林蛋糕?”
别问我那是什么吃的。真的。不会做甜品赖我喽?

选想看的人最多的写,剩下的听天由命。
其实写到预警那里我就想继续做条咸鱼了。
观众老爷们给个面子!别让我太尴尬啊!哪位太太看中了设定也可以捡走写啊!最后再求一遍狗粮!
(如果我假期没有出现那么一定是估计错误,考试跪了。)